娱乐 amuse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对谈《破冰行动》导演傅东育:缉毒戏不能仅是打打杀杀,要抓住人物

头条

《时尚大师》打造时尚中...

8月19日,由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携手北京爱享文化联合制作的全球首档时尚文化创享节目《时尚大师》第二季中国色彩互动体验展在北京金融街购物中心正式启动,其中不仅展示了绝美的中国传统色彩,也陈列着节目内多位...

查看详细
《时尚大师》打造时尚中国色彩互动体验展,身临其境感受中国色彩魅力

对谈《破冰行动》导演傅东育:缉毒戏不能仅是打打杀杀,要抓住人物

发布时间:2019/05/23 娱乐

正在央视、爱奇艺播出的《破冰行动》创下了近年来缉毒题材电视剧的最高评分,这部改编自“12·29雷霆扫毒专项行动”真实案件的作品,以独特的气质感道出了黑白之中灰度空间的人性幽深。《破冰行动》导演傅东育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影视创作要有灵魂,缉毒戏不能说仅仅是打打杀杀就能称之为缉毒戏,拍摄《破冰行动》的过程他感到触目惊心,自己是带着很沉重的心情去表述这个故事的,《破冰行动》是一个关于人的命题。创作这部戏,傅东育一直强调的是写人,写人,写人,他认为只有把人物抓住了,所有的故事才会扎实,才会有力量。

对谈嘉宾:傅东育(导演)

对谈记者:邱伟

《破冰行动》讲的不只是好人抓坏人

记者:公众对2013年的“12·29雷霆扫毒行动”并不陌生,但观众对《破冰行动》这个故事依然评价不低,你如何评价剧本的戏剧性和思想性?

傅东育:最初接触到剧本的时候,我有一种被震撼的感觉,首先是因为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所以剧本的故事逻辑性和事件本身,对我的震撼力就非常的大。其次是在我国广东省汕尾陆丰地区,居然有这样的一个村子,这么长时间地制毒,而且是成吨成吨地生产、制造,这个本身也很震撼。

我觉得剧本真实地表现了这个现实,比如说描写了当地嚣张猖獗的毒贩,这个是非常震撼的。从创作角度来讲呢,在剧作当中,为这个戏的主题虚构出来的所有人物关系,人物之间的关联都非常缜密,很细致,也很独到,它兼顾了情与法、情与理。在人物关系的处理上,它使得所有人物都处于一种相对极致的戏剧化状态,总之,剧本对人物关系编造的非常非常漂亮。

通过读剧本之后,我自己有了非常想要表达的主题和想说的话,我清楚地认识到根据这个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我到底想表达的主题是什么,这个命题远不是说好人抓坏人、讲一个毒枭这么简单,或者说,仅仅是讲述一个复杂又很热闹的警察故事就完了的,它有它深刻的命题,这是一个关于人的命题,所以这个剧本在我看来是很难得、不多见的。

记者:《破冰行动》已经成为近年来口碑最好的缉毒题材电视剧,爆款的出现肯定是因为作品有突破,你认为这部作品最大的突破是什么?

傅东育:这部戏我更在意的是想探究“毒品”危害的根源是什么?就是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生产这么大量的“毒”,而且是长期地生产。如果我们简单归结为有保护伞,受利益的驱动,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相反,当我到了广东之后,我看到这次缉毒行动之后的成果,有种“毒”要毁灭人类的感觉,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毒”的这个危害性。这种危机感是扑面而来的。

我想知道为什么在毒品面前,有这么多的人是冷漠、麻木,甚至是一种忽视的状态,我们在做什么?我们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这个事件是怎么发展到今天,需要动这么大的武装力量去剿灭这样的一股恶势力,一股黑暗势力?这其实是我想要去探讨和深挖的问题,更深一点,就要从人性的角度分析,包括我们从文化的角度去看待毒品的问题,这也是很可怕的一个命题。

记者:“12·29专项行动”震惊全国,《破冰行动》深挖了其中的原因,对于剧情中涉及的祠堂、宗族文化你怎么看?

傅东育:在中国,宗亲社会里就一直有宗祠的概念,用祖训家规去约束族人的道德行为。就像在国外,每个街区最好的建筑就是教堂,在中国,每个村落最好的建筑就是祠堂。在汕尾陆丰,3年,2万人的村落,集体制毒,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有羞耻感和道德感吗?如果仅仅是把问题归结于一个保护伞的问题,那是不是又太肤浅了?剧中的林耀东,正是以宗亲为单位推选出来的族长。这个教父一样的人物,能够带着所有人“致富”,即使是犯罪,以宗亲为单位的村民也会追随,这是多么可怕的事,这也是这部戏所想探讨的。剧中的塔寨村,以宗亲为基础,互相包庇,集体制毒,正是失去了对信仰的敬畏,最终受到了法律与人民的审判。

后24集在拍摄过程中做了非常大的调整

记者:《破冰行动》的一大亮点是人物鲜明,你如何在人物塑造上下功夫?

傅东育:这部戏是根据2013年的12·29雷霆扫毒专项行动改编的。原来的剧本给了非常好的结构和框架,人物关系的前提就是人了,对每一个人物的塑造,在虚实之间、在正邪之间、在敌我之间,要使得每个人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处于一个困境当中,正因为人是在困境当中,剧情人物性格上的彰显就会非常的独到,剧本里有许多人物是我非常有冲动和欲望去写的。我能看到人物的呼吸和脉搏,这是剧本让我很心动的地方。

但在拍摄过程当中,我觉得人物还是不够鲜明。电视剧在前面20集,一开始对事件的交代是非常有趣的,但是后面的24集,我确实觉得就流于一般。一个是事件的逻辑性开始变得有点混乱粗糙,因为警匪戏的内在逻辑,时间逻辑,人物的动作逻辑,内心的逻辑都是非常讲究的。第二个是人物的归宿,相对来讲简单而苍白,因为这个戏的拍摄上来讲,我对于主题的想法是要更加的深刻,而不仅仅把一个毒贩给抓出来或者说铲除掉就行了。所以在这方面我花了很大的精力,对后面的24集进行了修改。

记者:修改后人物性格、人物命运,人物之间的勾连发生了哪些变化?

傅东育:比如说,对于剧中林耀东这个角色的归宿问题,王劲松主演的这个毒枭,我其实觉得在他身上是有着自己的一种执念,就是他为什么要制毒?他对毒品的认识会不会比别人要深刻,为什么这么大的村子大规模的制毒,没有人有道德上的耻辱感。这些问题都是我想努力去开掘出来的,想承载这些东西的话,那就必须要在人物身上做文章,那就得修改剧本,在这里面调整量很大。

还有一个就是剧中人物李飞(黄景瑜饰)跟赵嘉良(任达华饰)的关系,这一血亲的父子关系如何能够产生更震撼的效果,这样的效果也需要再修改和调整。最后就是吴刚饰演的李维民,作为一个布局者,这样一个大局是他布起来的,而且他在这个局当中,把李飞和赵嘉良这种至亲之人当作棋子在使用,其实是很危险的。

这些调整花了非常大的精力,在拍摄过程当中做了非常大的调整,最后24集不下三遍的修改,甚至到第二天要拍的那一场戏,晚上还在这里编写,这都是经常性的,所以在这里面花了很大的心血。

记者:好作品见人,但当下看到的国产剧很多是只见情节不见人。

傅东育:我比较赞同这个观点,目前市场上的一些缉毒剧在剧情上是比较悬浮的,胡编乱造的情节太多。情节上的胡编乱造,其实是对逻辑和人物的分析不够。从这点来讲,我们做得更扎实,在一个极致的状态下,我们表达出人物情感之间的撕裂和人物情感之间的“虐”,还有人物情感上的亲情与背叛等,都在一个极致的状态之下展现,大家才能看到一个比较丰富的,而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光见事件不见人物的警匪戏。光见事件不见人物的警匪戏,我们已经看得太多太多了。

我认为只有把人抓住了,所有的故事才会扎实,才会有力量。从《破冰行动》的创作过程当中,我一直在强调是写人,写人,写人,而不是写这件事,不是写有多少的警力端了多少个窝点。纪录片已经足够震撼了,是吧。你要把它创作成一个影视剧的话,主题应该更大一些,就是关注这个人,同时在这个故事的背景下,作为导演,你自己想说的主题是什么,这是更加关键的。

黄景瑜惊喜最多,吴刚表演最难

记者:剧中,黄景瑜、吴刚、任达华、王劲松等演员的表演都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你如何评价几位主演的表演?

傅东育:这部戏在我接手的时候,主要演员基本上投资方和制片方已经定完了。但我要说的也是很感谢投资方和制片方,对于这四个角色的选择是很准确的,从某些方面来说也成就了这部戏。吴刚、任达华、王劲松,都是家喻户晓的优秀演员。说实话我一开始很担心黄景瑜,因为在合作之前,我对他的了解并不是很多,也就是《红海行动》里的狙击手,我担心他能撑起我的李飞吗?但我现在觉得,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这个戏最难演的是吴刚饰演的李维民这个角色,大量的开会和布置任务的戏份,貌似是情节推进的戏。但吴刚将每一场的开会,每一场的布置任务,都带进了丰富的个人情感,所以,他的戏,每一场,都会有意料之外的丰富度。有一场黄景瑜和吴刚告别的戏,本来的方案是吴刚和黄景瑜拥抱,但吴刚放弃了这个方案,他有自我的设计。他这个建议的选择,使得他这个人物的隐忍和这个人物警察的特质,就非常突出。当我们设定王劲松饰演的林耀东,不是一个脸谱化、概念化的毒枭的时候,我们设定他是有灵魂和信仰的。这就需要王劲松在内心深处建立起强大的自信感。他就得对所有和他配戏的演员,会有一种掏心掏肺的真挚感。他是复杂的,他是纠结的。比如王劲松和公磊有一场戏,林耀东到林宗辉的家里谈心的那场,他完全是个大哥的样子。他一点也不狰狞,在表面的云淡风轻下,是他对自我的控制,塑造完成之后,这个人物是非常冷冽的。在这点上,王劲松含着的、内敛的表演,恰恰使得这个人物变得厚重。任达华,他是一个太有经验的演员了,他每一次吃饭的戏,大家都会觉得吃得真香,看了特别有食欲。有些人会觉得这个很简单,但其实这个很难!在你真实的吃饭动作不间断的前提下,你还没有打破演员对于这场戏的节奏要求和任务要求,这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那么,他们彼此之间在一起的戏,将会是这部剧后半段非常出彩亮丽的部分,他们互相给予对方的表演台阶,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事儿了,那是一个在情感上和情节上递进感非常强的事。

记者:谁的表演给你的惊喜最多?

傅东育:和吴刚、任达华相比来讲,黄景瑜对于角色的理解、分析,包括创造力,可能会有一定的落差,但是黄景瑜至少在形象上的选择是对的,是属于阳光而硬朗的小生系,而不是柔弱的。在这点上已经做到了,那么在这个基础之上,当我确定了他是男一号的时候,我就努力地让这个角色尽量地向他身上靠,也就是用他的一些习惯来带动这个角色本身。就是方式之一,你不能硬拧着他,去规定他做什么,你要不断地去给他分析角色,讲解角色的情绪情感,方便他被带入情境中。另外就是在一些细节处理上,需要纠正他,包括台词的语速、什么时候开口讲台词以及停顿的时间、呼吸的调整、形态上的眼神和状态等,每一点一滴抠得越细一点,他可能表现力就强一点,事实上来讲,我觉得在完成这些之后,黄景瑜显然是跟他以往的那些角色是不一样的,他完全扛住了男一号的形象,与为他配戏的老演员、老艺术家们相比来讲,他没有输。所以在这点上我还是很自豪的,黄景瑜也给了我很多惊喜,他是一个有天赋的演员。

记者:电视剧的播出也是创作者和观众的一次交流,相信你也会留意到网友的评论,其中有哪些评论让你感受最深?

傅东育:网友的所有评论五花八门,涉及面非常广,各个层级、各个年龄段、各个内容以及各个细节等,都会有人探讨。让我感动的评论有很多,提出细节上中肯批评的,对人物设计提出批评的,我都有反思。更重要的其实在所有网友的评论中,我能深刻感受到的,是所有网友对现实主义作品的喜爱,对现实主义动人作品的渴望,在这点上,我们应该更加明确我们这个职业的责任和义务,我做这个职业的幸福感和快乐,来源于通过正能量还有真善美的作品来感染观众。所有的这些交流还有反馈,于创作者本身来说,都会是一种鞭策,他会使我们在类型化和现实主义的方向上,继续生根下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提出的“小正大”的理念,我们提出的创作的规律和根本原则,是要以更加坚定的态度来坚守下去的。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