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economic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经济 > 中国移动提速降费开年不利,盈利缩水陷反竞争调查

头条

春节假期北京主要银行营...

距春节放假还有两天,京城各主要银行网点节日期间的“作息时间表”新鲜出炉。记者了解到,节日期间大多数银行网点实行轮休,对公业务暂停办理,个人业务仍可办理,营业网点的上班时间调整为每天6小时。手机银行、网...

查看详细
春节假期北京主要银行营业时间表:对公暂停 对私每天6小时

中国移动提速降费开年不利,盈利缩水陷反竞争调查

发布时间:2019/05/18 经济

从2015年4月14日召开的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 “流量费太高了” 的呼声,到2015年5月13日国家明确提速降费五大具体举措,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内的三大运营商提高网速、降低资费的大闸彻底打开。

时间行至2019年“5.17世界电信日”,大刀阔斧的提速降费改革正式步入第五个年头,新的使命已经在召唤。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中小企业宽带平均资费再降低15%,移动网络流量平均资费再降低20%以上,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规范套餐设置等。

事实上,站在提速降费第5年的起跑线上,三大运营商难言轻松,各家都有各自的问题需要解决。而在它们当中,规模体量最大、曾经被誉为“最赚钱公司”的中国移动或许将面临更多的问题和挑战。

提速降费第5年开局不利

实质上,在今年“5.17世界电信日”前后,站在提速降费第5年起跑线上的中国移动交出的第一份答卷,是一则来自于上市公司的公告。

4月29日晚间,中国移动(00941。HK)发布公告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在调查该集团四家省公司的特定销售行为是否可能构成“反竞争”行为,该销售行为包括“向分销商支付补贴并对手机制造商设定业绩目标以期增加四家省公司的特别定制的4G+手机的销售量”。

从中国移动发布的这份公告中可以看出,目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相关调查仍在进行中。中国移动也明确表示,“如果市场监管总局对本集团的四家省公司采取监管行动,本公司可能会遭受到相应负面影响。同时,本集团已暂停相关销售行为。”

资深业内人士王旗向记者表示,从某些层面来说,手机销售过程中的“反竞争”行为与提速降费有着相当紧密的关系,“当运营商在提速降费过程中面临盈利压力时,它们往往会铤而走险,不惜采取类似违法、违规的行为赚取更多利润(直接或间接),以确保自己与竞争对手的领先优势。而在这种恶性竞争中失利的一方,或多或少会在提速降费过程中失去一些可以拿出来比拼的筹码。”

提速降费玩出了文字游戏

另一方面,为了在提速降费过程中尽可能保全自身利益,中国移动也试图通过其他“手法”规避损失。在这一点上,“先行科技菌(百度认证媒体人)”关于中国移动和用户玩“文字游戏”的表述就十分有代表性。

比如中国移动此前推出的“无限流量”套餐,用户在套餐流量使用超出后会受到限速;中国移动推出的很多新套餐优惠存在“有效期”,一般在该套餐(一般为12或24个月)到期后自动回复到所谓的“原价”,但在宣传海报上却少有明确的标语,即便业务员向用户推销时做出一定说明,用户也会因为套餐协议周期较长等原因,在套餐到期后被中国移动收取价格更高的“原价”费用。

“仅限新用户”、“老用户无法办理”则是中国移动提速降费过程中另外一个较为常见的问题。中国移动目前推出的部分套餐业务第一眼看上去确实很有价格吸引力,但用户在申请办理过程中会发现“仅限新用户”等规定,这将很多在网时长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老用户无法享受到提速降费带来的优惠。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中国移动在很多套餐业务办理过程中,会通过一定方式引导用户从低价套餐向高价套餐转移,甚至给部分用户留下了“套餐只能升级不能降级”的印象,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违反了提速降费的初衷。

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工信部早已出台法规规定:运营商应保证本企业统一网络的所有用户,可以在不改变号码的情况下,自主选择本企业所有资费方案。也就是说按规定不管新老用户都有权选择任意一款套餐,也有权套餐降级。

网速提高资费降低难达成

尽管中国移动在过去4年的提速过程中也做出了不少努力,但目前来看,提速降费最直接的诉求“提高网速”和“降低资费”都没有实质性的达成,这一点从中国移动同竞争对手和自身的前后对比中可见一斑。

从第三方机构测速网发布的国内4G网速实测报告数据来看,目前国内三家运营商中平均下载网速和上传网速最快的已经达到3.7MB/s和2.2MB/s。而中国移动的平均下载速度是2.61MB/s,平均下载速度上慢了近30%;中国移动的平均上传速度更是以1.3MB/s的成绩在三家运营商中垫底,比排名最前的运营商慢了40.9%。

另一方面,在“降低资费”的层面,细心的老用户不难发现,尽管中国移动在“降费”领域的广告不断,但实际上很多用户每个月的账单却不降反升。除了上述提及的中国移动引导用户从低价套餐向高价套餐转移等原因之外,还存在中国移动“降费”速度远低于用户使用量增长速度等原因。

举例来说,4年前一位中国移动用户需要支付50元购买1G流量(足够使用);4年后,虽然用户购买1G流量的成本下降到15元,但用户至少需要购买10G的流量,而为此用户实际支出已经达到上百元——从4年前的50元,到4年后的150元,中国移动的“降费”实际上变成了用户的“升费”,其“降费”尺度是否得当有待商榷。

中国移动或将面临更多难题

相比其它运营商,站在提速降费第5年起跑线上的中国移动或许将面临更多棘手的问题。5月15日,中国移动港股股价收盘于71.85港元,下降至开年来最低,已经十分接近“提速降费”4年来创造的66.074港元历史最低价。

相比股价,更让我们担忧的是中国移动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从今年一季度三大运营商发布的财务数据来看,只有中国移动的净利润处于下滑状态。根据中国移动一季度财报中的公开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总营收为1850亿元,同比下降0.3%;净利237亿元,同比下降8.3%。

另一项并不乐观的指标来自于新客户增速。相关财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移动的移动用户数为9.31亿,净增客户数为632万,上一季度的净增客户数为857万,而去年同期的净增客户数为1134万,新客户增速明显放缓。

与此同时,2019年一季度,中国移动的移动业务ARPU(平均每月每户收入)由上年同期的55.7元下降10%至50.3元;有线宽带业务上,客户总数为1.67亿元,ARPU则从去年同期的33.8元下降8.9%,至今年一季度的30.8元。

尽管移动业务和有线宽带业务ARPU已经出现了不小的下降,但是,在今年“移动网络流量平均资费再降低20%以上”、“中小企业宽带平均资费再降低15%”等提速降费目标的指引下,中国移动的各项业务ARPU仍将大幅度下滑。

对于中国移动而言,难掩颓势的财务数据,或许将在年内变得更加捉襟见肘。

 

 

姓 名:
邮箱
留 言: